跳棋游戏

一场不可思议的跳棋比赛

我不会下棋,任何棋都不会,象棋、围棋、跳棋、五子棋、斗兽棋??????我爸酷爱下棋,他在我读书的学校教国际跳棋,并以激情昂扬的教学风格闻名全校。

国际跳棋是必修课,每个学生都要认真对待,并掌握对弈技巧。我从第一节课开始就懵懵懂懂,越到后面越是迷糊,不得已过上了滥竽充数的棋课生活。也曾幻想过蒙混过关,不过没抱多大希望,守株待兔的事千百年只有一次,不能心存妄想,我是个清醒且诚实的人。

我爸深信人类的基因遗传,在他的概念中,无论如何我都会是那个无师自通的下棋高手,基因遗传被他当成了记忆复制,对我的放任不管是他对自我基因的强大自信。我不想纠正,也不愿破坏他良好的个人感觉,毕竟马上要对弈比赛了,就让他沉浸在黑夜前最后一抹短暂的霞光中吧!

学校的跳棋组委会经过深思熟虑安排了最科学的比赛时间-晚上7点,不得不说这个点是一般人家的晚饭时间。我妈很重视比赛,早早就做好饭,并催促我吃完赶去比赛现场。我的早到让裁判老师很欣赏,满意的笑脸大写着:不愧是跳棋老师的女儿。

按规则,提前五分钟入座等待比赛,我半个小时前就坐在了椅子上,看着对面空空的座椅,思维一边发酵,一边肿胀,我该怎样走棋才能输得稍微体面一点,我可是连步骤都不会呀!静静地想,暗暗地担忧,也为我爸忧伤,他该多难过呀,我被对手一招致死,这将是多么丢脸的事,整个学校都会知道,那个张牙舞爪的跳棋老师有个白痴女儿。

我被脑中由失败汇成的恐怖黑海淹没了,情绪沮丧到极点,不用遇见对手,就已经将自己判了死刑,这种感受比被同伴遗弃更难受。我发誓这种感觉不要经受第二次,想立刻逃离赛场,离开眼前的一切,哪怕从此万劫不复,也不要面对残局。腿开始发抖,不由自主,像被点了痒穴,忍不住一再发颤。裁判老师从我身边经过,同情地看着我,我欲哭无泪,一脸抽象的表情让他更加心有同感。

比赛铃响了,我大限已到,等待受死,终是没有勇气逃开,亦没有胆量面对,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内心死灰一般了无生机。后背汗水涔涔,害怕、羞愤、赧颜??????炼狱大概就是指这般境地吧!十分钟过去了,我依旧身陷囹圄,实在忍受不了热火烈油的煎熬,站起身,下定决心,逃。就在拔腿之际,哨声响了,裁判老师喊道:李依依胜!

我被突如其来的判决惊呆了,我赢了?怎么赢的?

对面空空如也,对手没来!这大概是世间最受欢迎的放鸽子,迟到十分钟等同于弃赛,有这条规则呀,我怎么忘记了?

我赢了,不论对手多强大都无关紧要,他(她)在吃饭。而我等赢了比赛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